• 新疆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

    站內信息搜索

    不幸的新郎,幸運的相識

    大喜之日消失的新郎

    (通訊員:王園媛)“安哥拉呢?他人哪兒去了?怎么不接電話?”今天是弟弟安哥拉的大喜之日,然而,大清早,姐姐茹曼卻怎么也聯系不到他。茹曼打遍了親戚電話,沒有人知道安哥拉去了哪里,新郎官就這樣平白無故消失了嗎?

    “他昨天不是說要去新房子收拾一下嗎?你去新房子找了嗎?”有人提醒茹曼。“不對勁,一定是出什么事兒了!”茹曼感覺不對,趕緊拿了新房鑰匙,來到新房。

    當她打開房門,一股煤煙味兒撲鼻而來。出事了!她沖進屋內,發現弟弟安哥拉嘴唇呈櫻桃紅色,口角殘留口水,床單上大片尿漬,已不知何時昏迷不醒。

    “不爭氣”的新郎遇到了“天使”下凡

    從額敏到克拉瑪依,不足兩小時的路程,茹曼卻感覺走了一輩子。這一路的眼淚啊,淌成了河。弟弟還這么年輕,20出頭,怎么眼看著好日子就要來臨,出了這么一檔子事兒,他還能醒來嗎?父母為了這場婚禮傾盡所有,安哥拉啊安哥拉,你可一定要爭氣啊!

    到了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,確診為急性一氧化碳中毒、吸入性肺炎、腦水腫、肺水腫。醫生給安哥拉報了病危。

    茹曼感覺天都塌了,安哥拉是茹曼唯一的弟弟,茹曼真是不能接受這樣的打擊。她每天都會含著淚問管床醫生李理,弟弟什么時候能醒過來。

    “茹曼,你弟弟病的很重,他中毒深,發現的晚,這一時半會肯定是醒不來的。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,你要撐住,你不能倒下,你倒下了,你弟弟誰來照顧?但咱們一定要有信心,咱們一定要相信,他會醒過來的!只是時間問題。”醫生李理耐心地安撫著茹曼。護士們看到茹曼哭,也都會輕輕拍拍她的肩,握著她的手,有時也會擁抱著她,借一借肩膀讓她哭泣。

    李理對待安哥拉勝如親人,總是能夠設身處地地為安哥拉著想,甚至下夜班、周末、節假日,也會來查房,一天都沒有耽擱。每天查房時都要細心詢問茹曼,安哥拉有沒有什么變化,有沒有什么細節進展。茹曼覺得李理是她見過最心細最認真的醫生。

    為了讓茹曼能隨時聯系到自己,把最新的病情變化告訴自己,李理主動給茹曼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。茹曼感覺不可思議。一個醫生,主動留下手機號,讓她無論何時,哪怕半夜,都可以打電話給醫生,這在茹曼看來,簡直是天使下凡。

    有一次,李理正在吃飯,剛扒拉了兩口,茹曼就來到了醫生辦公室,她推開門,看到李理正在吃飯,不好意思地退了出去。李理見狀,立馬放下碗筷,起身打開門,迎茹曼進來,對茹曼的疑問,不厭其煩地耐心解釋,并再三叮囑注意事項。待茹曼離開時,他碗里的飯早已涼了。

    還有一次,正值李理休息,茹曼感覺弟弟有病情變化,她下意識地給李理打了電話,李理告訴她,趕緊通知值班醫生,與此同時,他自己也趕往醫院。到了病床旁,李理看到安哥拉已平穩了,他方才松了一口氣。

    在安哥拉要去做高壓氧及各種檢查時,也都是李理在跑前跑后地幫著忙,就好像安哥拉真的是李理的家人似的。甚至茹曼身體不適,不能陪伴弟弟做高壓氧時,也是李理主動提出幫忙,居然親自陪艙。這讓茹曼幾次感動到落淚。

    在中心醫院住院的一個月時間內,很多人都以為李理原來就認識安哥拉一家,以為是多要好的朋友呢。而實際上,安哥拉只是李理的一名普通患者而已。茹曼親眼所見,李理對每一位患者都是那么熱情那么負責任。

    “雖然我弟弟在第一個月始終沒有醒來,但我卻感覺很有希望,因為我們遇到了李理這樣的天使,還有中心醫院其他的天使,有這么多天使護佑,弟弟早晚會醒過來的。”茹曼看著弟弟一點點的變化,她心中依然充滿了希望。

    “天使”一直在身旁

    安哥拉雖然病情穩定了,但一直沒有醒過來,管床醫生李理建議安哥拉轉院到烏魯木齊,在那里接受進一步的醫治。

    “我們也不認識烏魯木齊的人,怎么轉院?這個病轉哪里更好,找誰?我們都不知道啊!”茹曼愁壞了。

    又是李理,像對待自己親人一般,到處打電話聯系專家。安哥拉的病情比較特殊,需要職業病相關專科醫院才能醫治。李理通過自己的關系,為安哥拉找了最專業的醫院,辦好了轉院手續。

    “我還記得坐救護車轉到烏魯木齊時,作為一名醫生,李理還幫我們提被子、床、毛毯之類的...當時的我和爸爸真的很可憐,但遇到一名認真負責,有責任心的醫生,我們從內心真的特別特別感激他!”茹曼在后來的回憶中說到。

    在烏魯木齊住院治療的三個月時間里,茹曼習慣性的,只要有事情,都會打電話咨詢李理,李理也從來都是不厭其煩地去回答她。就好像李理一直在身旁,茹曼一家心里就好像有了個“靠山”,這個“靠山”讓他們有信心堅持了下來。

    終于,安哥拉醒了!

    回到家里的安哥拉,還需要做長期的功能鍛煉。怎么鍛煉,鍛煉中有什么注意事項,這些,李理都會在電話中對茹曼一一交代。

    再次相見,萬分感激

    202072日,茹曼帶著安哥拉來到中心醫院復查。到醫院時,下班時間已經到了。本以為李理下班了,可他仍然在。

    李理見到茹曼非常高興,他幫正在上樓的茹曼推著輪椅,面帶微笑著對安哥拉說:“安哥拉,你終于醒過來了,你好多了!”安哥拉知道這是自己的恩人,趕緊對李理說了聲:“謝謝大夫,您辛苦了! ”這是安哥拉第一次跟李理正面交談,兩個人都高興地樂開了花。

    “突如其來的一場意外,讓我深刻地了解到了一名素不相識的李醫生對我們如此熱心,細致地給予幫助。李理醫生和護士都非常熱情,態度和藹,工作認真負責,服務周到。是李醫生讓我弟對美好生活充滿新的希望,我們全家人會永遠記得他,都發自肺腑地向李醫生表示最衷心的謝意和崇高的敬意,我沒有什么可以留給他,但我把感激的心留在這里!真心地謝謝你們!”茹曼在感言中這樣寫著。

    2020819日是中國醫師節,晚上刷到朋友圈對醫生的祝福,茹曼也不想錯過,她給李理發去了節日的祝福:“白衣是您的制服,微笑是您的態度,是您給了我們最貼心的照顧,是您給我弟撿回了一條命。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負責任的醫院,而且醫生的醫德又是這么的高尚。您們對工作盡職盡責,一絲不茍,對醫術精益求精,肩負著患者的信任,甚至肩負著患者一家人的幸福。祝您們萬事如意,好人一生平安[玫瑰][玫瑰]!同時在醫師節今天,向醫師們致敬,祝福您們節日快樂,健康平安。”

    1.jpg

    與此同時,茹曼也找到了筆者,她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故事,告訴大家,疫情無情人有情。在這個世界上,有許許多多善良溫暖的人,有許許多多天使,正呵護著生命勇往直前!

    注:文中患者及家屬的名字均為化名。

     

    中心醫院 宣傳科

    2020825


     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【齊心抗疫 再打硬仗】24小時待命,堅守“生命轉運線”
    ? 久久影院精品免费